【胜出】我的废久是天使

      *胜出only
 
      *吸血鬼胜x人类出
  
      *小学生文笔 凑合看吧
  
      *爱情属于胜出 ooc属于我
   
    
  
    星期四  8:53 P.M.
      
    爆豪胜己再三确认馆内没有客人之后将图书馆的大门锁上,随即转身踏上了楼梯。木质的歇业牌悬挂在图书馆的门上,不时在风中发出声响,宣布此时的图书馆已是一座密室。
    
    
    “提前闭馆,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不便,请明天再来”
   
   
    馆内的空气流通并不是太好,油墨香和书页混合的气息布满了爆豪胜己的鼻腔,但他在这并不怎么讨喜的书卷气中,嗅到猎物的气息。
 
 
    爆豪胜己走上四楼,味道越来越浓了,他嘴角勾起一个奇妙的弧度。他脚步很轻很慢,潜伏在黑夜中的吸血鬼生怕自己惊动好不容易发现的血饵。穿过好些书架和桌子,他终于找到了,是他的废久。
 
 
    他在离那人几米远的地方停住,而目光一直追随着面前的人儿,猩红的眸子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他的幼驯染背对着自己,正在努力把分类好的书放到书架的上层,抬起手的时候白色T恤被扯起来,露出腰部一截白嫩的肉。
 
  
    爆豪胜己舔了舔嘴唇,觉得有点渴了

  
    他想起昨天跟组长交接工作的时候,他的幼驯染就站在他身边,转头时他看到对方露出白皙的脖子和精致的锁骨。对方双手接过组长递来的考勤表,转头对着自己灿烂一笑。
  
    
    “小胜,明天我们俩值班诶!”
 
 
    那人说话的时候有点害羞,几颗小雀斑点缀在泛红的脸上,也染上一层淡粉色。
 
 
    图书馆内冷气很足,头顶努力运转着的冷气机并没让他对绿谷出久的渴求有所消退。爆豪胜己不仅觉得渴,还感到十分燥热。
 
 
    吸血鬼露出他的獠牙,猩红的眼眸早已锁定猎物,他一步一步走向他的幼驯染,他的影子跟着他的动作缓缓移动,终于一道黑影搂住另一道黑影。
 
 
    绿谷出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来自身后的窥视毫无察觉。
 
 
    他小声地哼着歌,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把旁边手推车里的书拿起来,踮起脚放到书架上层,放好后又从手推车里拿出几本书重复先前的动作。
  
 
    今天绿谷出久心情超级棒!!
  
 
    早上起床的时候小胜给了我早安吻!
  
   
    午休的时候在休息室睡着了,醒来发现小胜给我盖了薄被!

    下午御茶子带来了点心和饮料,跟小胜一起享用了!

    晚上跟小胜一起吃了猪排饭!

    啊!说不定晚点还能跟小胜一起吃宵夜!
  
  
    想到这些,绿谷出久感觉他整个人快要飘起来,心脏完全被名为“幸福”的感觉填满了。
  
  
    突然有人伸出一双手从背后环住他,将他拉回到现实之中。绿谷出久僵了几秒便放松下来,是小胜的气息啊。
   
  
    “小胜?”
 
  
    “嗯。”
 
 
    “小胜怎么上来了?楼下没人盯着可怎么行?万一有人拿了书就走怎么办?我们一起下去吧?要是出了什么事,组长会骂人的……”
  
 
    “闭嘴啊废久!你好吵!”
  
    
    绿谷出久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感觉到身后人情绪似乎不太对劲便什么都没说,任由他这样安静地抱着自己。
   
   
    爆豪胜己把头靠在绿谷出久的肩膀上,嗅着他身上的气息,洗衣液淡淡的香气夹杂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是废久的味道
   
    
    ——引人犯罪的味道
   
   
    他张开嘴,露出尖长的獠牙,瞳色变得更深…
    
  
  
    爆豪胜己是一只吸血鬼
    
    
    他在八岁那年觉醒。那天,他和绿谷出久在回家路上,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行走于七绕八拐的巷子里。
   
    
    走在前面的爆豪胜己感到喉咙干得像火燎似得,脚下一个踉跄。眼前的景物晃动了起来,瞬时的失衡让身体拉响了警报,耳中满是尖锐的悲鸣,脚下一阵虚浮,最后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他转而靠着墙大力地喘息。
   
   
    好渴…喉咙要烧起来了……想要……
    
   
    绿谷出久对这突发事件不知所措
  
  
    “渴……”
   
   
    “小胜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爆豪胜己动了动嘴唇
    
   
    他凑过去才能听到那人沙哑的声音
   
   
    “渴……好渴……”
   
   
    “小胜要喝水吗?我现在去买水,小胜在这里等我”
   
   
    “……”
    
    
    绿谷出久转身要走却被一股猛劲扯向后方
   
    
    “小胜?我很快就回来,不会丢下你的。”
   
     
    谁管那些啊……
  
   
    “废久……”
   
    
    “诶!小胜?……啊………”
   
   
     爆豪胜己把人抵在墙上,将刚觉醒的特征刺入绿谷出久的脖子
   
   
    ——痛!
   
   
    这是绿谷出久唯一的感觉
  
 
    小胜?怎么会变成这样…啊脖子好痛……怎么动不了……
  
   
    啊…突然觉得是小胜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
   
    
    一股腥甜的液体顺着流入体内,浇灭了喉管中试图喧宾夺主的火苗。血液安抚了爆豪胜己体内的躁动,他的意识重新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
    
    
    这是废久吗…我怎么会对废久做出这种事……原来我是吸血鬼吗?那种恶心的生物…我可是…我可是要成为最强英雄的人啊…这怎……
    
   
    爆豪胜己愣住了
   
   
    那人在轻抚他的后背
    
   
    他僵硬地抬起头,凝视着眼前的人
    
  
    那人从小就白得过分,明明总是跟着自己到处跑还一直在身后喊着“小胜”“小胜”,却从来没有晒黑过一星半点。现在因为有些失血过多,脸上的一丝血色都没有,连带两颊的小雀斑都失了颜色。
    
   
    可是那人还在笑
  
  
    “小胜,没事的。”
   
   
    爆豪胜己听到那人这样说

 

    他猛地捂住胸口,有某种呼之欲出的东西快要冒出来,但这股冲动被强行压下去了。
  
  
    切
   
   
    明明只是区区废久……他凭什么…凭什么说这种话……刚才那个安抚的动作又算是什么……
   
   
    啊 该死的废久,你真是……
    
    
    “小胜……?”
    
   
    爆豪胜己颤抖着双手抱住绿谷出久
    
    
    “废久……”

 

    他还想回忆更多,但怀里人的动作把他从回忆里拉出来。
   
    
    绿谷出久挣开了他的怀抱,凝视着他的恋人,伸出左手抚上他的尖牙。
   
   
    “在外面不可以把牙露出来啊!不管我说了多少遍,小胜总是不听!被别人看到的话,小胜又要被带到奇怪的地方去问话了…”
    
    
    “……”
   
    
    “还有啊!我们在上面很久了,说不定楼下……”
    
     
    “监控我关掉了,楼下的人我都'请'出去了,提前闭馆的牌子我也挂上了。现在给老子闭嘴,废久”
     
     
    “小胜…是在吃醋吗?”
     
     
    “哈?老子怎么可能做那种蠢事?”
     
      
    “我看到了喔!下午”
  
   
    爆豪胜己突然就噤声了

 

 

    其实,说吃醋也没错

 

 

    今天本来是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和上鸣电气一起在图书馆工作,但上鸣电气前天就跟组长请了今天下午的假去约会,就留下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值班。所幸今天是星期四,人不多,组长就随他了。
 
 
    白天还暂时不需要填补书架上的空缺,所以两人都待在二楼
 
 
     绿谷出久在前台负责借书卡的数据录入,检查归还书籍是否有损坏以及馆内监控的查看。爆豪胜己则比较轻松,他主要是引导读者到书籍分类区域和巡查馆内是否有人没登记就偷偷把书带走。
  
 
    下午绿谷出久在录入借书卡数据时被女生缠上了
   
   
    “绿谷君!”
   
  
    “诶?”
  
 
    “我是柏木耶香,想跟绿谷君交个朋友!”
  
   
    “可以啊”
 
  
     “那绿谷君我们加一下line好友吧!”
  
  
    巡到这边的爆豪胜己亲眼目睹了自家幼驯染(恋人)被勾搭的一幕,火气蹭蹭蹭地就上来了。
   
   
    哈?加line好友??
 
    不知道废久的男人在这吗??
 
    胆子这么大当着老子面勾搭废久??
  
    老子冲上去就是一手一个爆破!!!
    
    
    (爆豪胜己表情狰狞)
 
   
    “好啊!”
  
 
    喂!废久你在干嘛啊?!给老子好好拒绝啊!好啊是什么鬼……
    
     
    ……废……久……!
  
   
    (爆豪胜己即将爆发)
  
    
    怒气值飙升到了极点,他掌心开始升出一小簇火花,正准备过去宣誓主权,冷不防被人拍了肩膀,是切岛锐儿郎。
   
   
    “爆豪!我上次跟你说那书有了吗?”
  
   
    “……(爆豪胜己的死亡凝视)”
    
    
    “上次不是说好了吗?”
   
    
    爆豪胜己就被(强行)拉离“战场”,切岛锐儿郎还在不停地讲。
    
   
  “爆豪你脸色好差啊”
 
 
  “爆豪你是不是昨天没睡好”
 
   
   “……”
  
  
   “被组长骂了?”
   
   
   “……闭嘴”
    
    
   “爆豪你……”
  
  
    而前台的绿谷出久虽在跟柏木耶香交谈,视线却早就转移到他们这边了。
   
   
    啊!小胜吃醋的样子也很可爱呢!
    
   
    “小胜啊,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什么时候才能对我坦诚一点呢?”
   
    
    “不”
   
  
    “小胜?”
   
   
    爆豪胜己用力地抱紧绿谷出
    
   
    “变了啊,变得更喜欢我的废久了”
    
    
    爆豪胜己情话技能满点!
    
   
    听完恋人的话,绿谷出久差点变成“红谷出久”,脸颊染上红晕,耳朵也攀上了丝丝缕缕的绯色。
    
   
    “看到别人接近你,我就很生气。明明……明明废久是我的啊……每次你露出那样的笑容,我就想把你藏起来,让她们都看不到你,你就只能做我一个人的废久了……”
   
    
    闻言,绿谷出久抬起头,他咧开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
  
   
    啊!该死的!又是这种笑容!
   
    老子心跳怎么这么快??!!!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那盛满爱意的绿眸里了
   
   
    那人说
 
  
    “我很爱小胜,心里也只有小胜哦!”
  
  
    爆豪胜己突然就冷静下来了
 
  
    是的,没错
   
    废久是我的
  
    这是我的废久
  
    是我一个人的废久啊
   
    废久的笑容,果然是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爆豪胜己觉醒那天,身边只有绿谷出久。在他被惶恐不安和不知所措淹没时,是绿谷出久亲手把他从这泥潭里“拉出来”。
   
   
    明明那人也是如此慌张、不知所措,就连腿也有点抖,却在自己被咬了之后拥抱他,还用手轻抚他的后背。
   
    
    那人也像现在这样,在他不安的时候,用温暖的怀抱,温柔的笑容安抚他。
   
    
    当时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耳边却回荡着一句话
  
   
    “小胜,没事了”
   
    
    想到这,爆豪胜己的双臂更加用力,像是要把怀里的人揉进骨子里
   
    
    “废久……你是天使吧……”
 
   
    “是吗?”
  
    
    “那我就做小胜一个人的天使”
   
    
    吸血鬼将他的尖牙缓缓刺入恋人的血管,汲取血液,液体顺着食道流入腹内。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融为一体……
  
    
  
————————小彩蛋————————
   
    回到家后
   
  
    绿谷:小胜!我好饿!
  
    爆豪:哈?
  
    绿谷:我要吃猪排饭!
  
    爆豪:没有,滚去洗澡
   
    绿谷撅着嘴委委屈屈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发现小胜不见了
  
    绿谷:小胜!!
  
    爆豪:鬼叫什么啊!废久!(从厨房传来的声音)
  
    绿谷:小胜在干嘛啊?
   
    爆豪:做猪排饭喂猪去
   
    绿谷:啊啊啊!果然我最喜欢小胜了!!
  
    爆豪:啧,废久(红了耳朵)
   
———————————————————
    
    这里是栗子!
   
    文笔很小学生,谢谢各位愿意点进来看,谢谢你们的喜欢啦!咕咕咕了很久,跟基友说打算写个胜出文,到现在都快俩星期了才发出来,也谢谢帮我捉虫的老贼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就是!!如果可以,希望能给点评论,我好知道文的bug在哪!我在评论等你们Orz
    
    

我真的超级喜欢太太们!!冲鸭!!!

長幺:

所以每次看见老师们的文章永远不吝啬评论对老师们的爱啊啊啊啊

爱要大声说出来!(忽然土味)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真的很恐怖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视你为神明
温柔又深情

为什么我会说出这种话呢
因为我在爱慕着你

你笑起来真像好天气

间接接吻


             *叶修x蓝河
             *欧欧西是我的
 
          昨天叶修跟蓝河抱怨最近自己最近越吃越瘦了,蓝河差点没气昏过去,吃不胖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一件事。可蓝河还是心疼的,答应做了饭给叶修带过去。
 
          “喏,给你带的饭”
 
          “你来啦,坐这吧”
 
          叶修示意蓝河坐他旁边的位置
 
          本来蓝河想把饭送到就回去的,现在想走也走不了,只得坐下看那人吃饭。
 
          叶修打开饭盒,网吧顿时飘出阵阵饭香,有些人甚至掏出手机叫外卖了
 
          老板娘刚好经过这里
  
          “哟,蓝河又给叶修带饭了”
  
          “老板娘好~”
   
          俩人聊了几句,最后老板娘还给蓝河拿了瓶奶。而叶修埋头吃饭也一直没吱声。蓝河想,他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怎么饿成这样?
  
          他怕菜少了叶修吃不够,就多做了些,等叶修吃饱的时候蓝河已经在刷微博了。蓝河刷起微博来谁也拉不住,入迷到叶修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反应,最后叶修只得抢过他手机把屏幕关掉。
  
          终于有反应的蓝河转头看着他(蓝河问号脸.jpg)
  
          “你做这么多菜你竟然不做汤的吗???”
 
          蓝河愣了一秒,爆了一句“卧槽!”瞪大了眼睛“我盛好忘了带过来了!”
 
          叶修无可奈何,怎么今天我家小蓝河有点傻呢?最后伸手把蓝河桌上那瓶奶拿来喝掉了。
  
          蓝河见他这样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那瓶奶他刚才喝过的!四舍五入这是间接接吻了啊!!(脸色渐渐变红)
  
          “叶…我们刚才是间接接吻了吧……”
  
          一开始看到蓝河的脸色他还反应不过来,听到这话他就明白了,他的小蓝河害羞了,瞬间起了逗弄那人的心思。
 
          “是啊,真甜呢”

          “你!”
 
          他看着蓝河的脸变得更红,我的小蓝河真可爱啊,顿时心里开始躁动,也来不及思考,就对着那水润的唇吻上去了。对着那唇又舔又咬,最后被蓝河锤了几下才肯放开。
  
          “真甜,还是奶味的呢”叶修凑到蓝河耳边说道
   
          蓝河本来被亲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一听这话脸色瞬间爆红
   
          “流氓!”
   
          说完,他推开叶修就往外走
   
          没想到听力十级的包子听到他那句流氓,就走过去问“谁?谁在喊我??”没想到遇上蓝河,但包子看他走得那么急也没跟他打招呼。
   
          他走得匆忙,自然是没听到包子说的那些话
   
          “老大老大,蓝河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红成那样啊?”
    
          叶修听到这话,勾起嘴角
  
          “他那是太热,熏的”
  
   
      (就到这了,麻油啦!感谢观看!)

你是我的

            *陈皮×张日山
            *欧欧西是我的
 
            “好的东西总是能让人心生喜欢
             忍不住地想要拥有”
 
        “糖油粑粑!!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来两份糖油粑粑”陈皮说完,从口袋里掏出钱给摊主递过去。新鲜的糖油粑粑,日山一定会很喜欢的!嘿嘿嘿(嘴角带着笑意)
 
        “哟,陈皮又来给副官买糖油粑粑啊”来人是个算命先生,眼镜遮住他眼里的一丝精光,大家都以为他只是傻乎乎只会算命的齐老八,其实不然。
 
        陈皮听到这话心里就不舒服了。这齐铁嘴天天喊着副官副官,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白乔寨的时候他还单独跟日山待在一起,难免存了些别的心思。
 
        虽然心里不爽但是陈皮面上不动声色,包起糖油粑粑,抬头跟齐老八对视(皮笑肉不笑)“八爷,好巧啊”
 
        “那个啥,其实我是专门来这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见到你。副官他去了醉红楼…我拉不住他啊,所以才来找……诶!你等等我!”
 
        陈皮听到这话,怎么还能淡定的下去,把糖油粑粑收起来就冲向醉红楼。好啊张日山,我担心你公务繁忙饿着自己,特地去给你买糖油粑粑,你倒好,背着老子去找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脸色渐渐变黑)
 
        陈皮本就身手快,此时又急着去“捉奸”,跑得就比平时更快了。齐老八这文弱的算命先生哪能跟陈皮这跑江湖的相比。他跟在陈皮后面跑一会停一会,这会正叉着腰喘气。
 
        齐八爷最后还是放弃了。罢了罢了,他们俩的事还是他们自己解决吧。
 
        醉红楼里…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张副官你还是请回吧”
 
        “胭脂姑娘,我就问你前天照片上这个人是不是来过你这?”
 
        “我说了他没来过,你还要问多少次?”
 
        “我问过楼下的伙计,这人前天夜里确实来过,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可就要把你带回去审了!”
 
        张日山说着就要把那胭脂姑娘带走,胭脂当然不肯,一直挣扎。
 
        砰!门被人踹开了
 
        陈皮入门就看到让他怒火中烧的场景。他的日山跟青楼的女人拉拉扯扯,那女人好像还欲拒还迎?张日山!真是反了你!(脸色完全变黑)
 
        张日山听到砰的一声,还想说是谁妨碍他执行公务,抬头就愣住了,胭脂趁他愣神的功夫挣开他的手。
 
        “陈皮,你怎么……在这?”
 
        张日山有点不知所措。之前为了抓那个叛兵,来醉红楼找那些姑娘查问,不知道陈皮哪里听来的消息带着两个弟兄赶到醉红楼,硬是把他压了回家去,把他操的哭着喊着求饶认错,第二天下不了床,第三天走路腿还直打颤。
 
        陈皮指着那胭脂姑娘“你,给老子滚出去”
 
        胭脂看这俩人气氛不对,早就想溜了,现在四爷发话了让她走,她就谢天谢地了。终于是小跑着冲出房间,唯恐慢了半步就成了炮灰。
         
        陈皮关上门,转身一步步走向张日山。
 
        “行啊,张日山,你能耐了。又来这醉红楼,以前你答应了我什么你都忘了是吗?”
 
        “陈皮,我这是在执行公务”
 
        “我去他娘的执行公务,你堂堂长沙张大佛爷的副官,手下什么人没有,非要亲自来这青楼,到底是想干什么!”

        “陈皮,我只是在查一个人的行踪,这是佛爷交代的事情”
 
        “佛爷佛爷,你眼里就只有佛爷还有那什么狗屁公务!”
 
        陈皮被张日山气的那把火烧得更旺。他就不知道我在乎他,不知道我会踢翻醋坛子吗!去他娘的公务!老子不忍了!
 
        陈皮一把抱住了张日山,手也不规矩的乱动。
 
        “哎!陈皮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这可是大白天的”
 
        陈皮闻言,在张日山耳边说“日山,你做错事了,所以我要惩罚你…”
 
        “呜唔~陈皮……”
 
        陈皮拉着他尝尽各种姿势体位,最后把张日山做的哭着求饶认错说再也不敢了。
 
        “张日山,你要记住,你是我的!”
 
        最后张日山是被陈皮抱着出了醉红楼,临走时瞪了守门的伙计一眼,“以后,不要再让张副官踏进这里,不然我陈四爷带人把你这醉红楼拆了!”
 
        守门的伙计被吓的只得拼命点头说是是是小的知道。
 
        昨天做得太厉害,陈皮叫了个弟兄回家把小汽车开过来接他们。一路上陈皮都抱着张日山,他一直在睡。
 
        恍然间,陈皮似乎听到他在小声嘟囔着些什么。
 
        “日山?”
 
        待陈皮把耳朵凑过去听时,张日山说
 
        “唔…陈皮,你别生气了……我,我是你的”
 
        陈皮噗嗤的笑出声,抚摸着他的脸“好好好,我不气了。日山继续睡吧”
   
 
  
        (好了,就到这里了,麻油了。)

上一页
下一页